集团新闻

谁"剥夺"了小商家外卖佣金议价权? 专家:警惕"超级平台"

发布日期:2019-05-04     浏览次数:

  

  饮品店里只有陈磊一人,他坦言:“这里客流很少,只能靠外卖,旁边两家撑不住了刚刚关张。”钟心宇 摄

  

  外卖平台的佣金费率为20%,这意味着陈磊的店铺每卖出一杯22元的水果茶,平台将抽走近5元前的佣金。钟心宇 摄 

  正义网北京4月9日电(记者于潇 见习记者郭璐璐)在北京开饮品店的陈磊(化名)心里有笔账,一单22元的水果茶外卖,平台抽走将近5块钱,小店靠外卖挣得并不多,但也已没太多优惠能给顾客,现在就是希望能多“走量”。陈磊的情况不是个例,走访了多位商家后,正义网记者发现,一些小商家均表示在与平台进行外卖佣金(指每成功一笔订单,平台向商家收取的费用)的谈判中,没有议价权利和空间。“如果要想接入外卖服务,只能被动接受平台开出的条件。” 

  “在法律上来看,平台与商家是平等主体间的关系,在抽取佣金的问题上,只要双方是意思真实、自愿,不存在瑕疵,合同效力都应该得到认可,但这并不意味完全放任和没有任何限制。”近日,北京大学法学院副院长薛军教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,佣金是不是高、平台收费是否合理,当下很难对这些问题进行评判,建议相关行业部门能够制定指导价格,以破解小商家外卖佣金议价难问题,从而实现对其合法权益的保护。  

  一单外卖平台抽两成左右  

  近年来,外卖行业快速发展,在线外卖占全国餐饮业的比重也越来越高。国家信息中心发布的《中国共享经济发展年度报告(2019)》显示,2018年在线外卖收入约4712亿元,占全国餐饮业收入的10.6%,较上年提高了3%。2015年至2018年在线外卖收入年均增速约为117.5%,是传统餐饮业的12.1倍。  

  互联网监测机构DCCI互联网数据中心发布的《网络外卖服务市场发展研究报告》提到,在外卖市场中,美团外卖市场份额达到64.1%,饿了么和饿了么星选市场份额分别占25%和8.7%。为了解外卖佣金抽成的情况,记者查询了“美团”和“饿了么”公布的相关信息。  

  在美团点评发布的2018年第四季度及全年业绩报告中,记者发现,仅去年第四季度,餐饮外卖部分的收入同比增加66.1%至110亿元,营收占比为55.6%。与此同时,外卖销售成本也有增长,美团餐饮外卖的销售成本同比增长53.6%至95亿元,对此,该报告解释,是由于餐饮外卖交易笔数增加导致的餐饮外卖骑手成本增加。受益于餐饮外卖交易金额的大幅增加,美团的佣金收入同比增加53.8%至2018年第四季度的132亿元。  

  美团公布的信息显示,商户在美团外卖开店不收取开店相关费用,当产生外卖订单时会按照最终签约的费率收取费用。具体合作可分为商家自己配送和美团配送,合作费率不同城市不同品类不一样,商家自己配送一般在10%左右,美团配送一般在15%至25%。  

  同样,饿了么平台也不收取开店费用,平台每笔订单收取一定的服务费,对于门店自行配送,平台收取订单金额的5%至8%作为佣金,如果是饿了么配送,那么平台则收取每笔订单金额的15%到25%,作为佣金。  

  陈磊的说法也证实了外卖平台的抽成情况,目前美团对自家饮品店的佣金抽成为20%,饿了么的抽成也差不多,除此之外不需要再交其他费用,有推广需要的可以另外购买平台提供的服务。而在北京一家快餐厅做收银员的李乐(化名)也告诉记者,自己所在的餐厅是刚开业不久,在美团上能找到,平台对餐厅的抽成是18%。  

  佣金抽取中平台与商家拉锯  

  “我们没法和平台谈”、“那种大型的连锁店会比我们好些”、“就是说多少是多少”……有商家不了解自己与平台的关系,苦恼于外卖佣金如何定的问题。  

  “平台与商家是合同关系,平台主要负责撮合交易,订单完成后收取一定费用很正常。”受访专家表示,从法律上讲,两者的地位是平等的,他们可以通过合同对权利、义务进行约定,只要约定时双方意思真实、自愿,且意思表示没有瑕疵的话,合同效力就应该得到认可。不过,在受访专家看来,这种在法律上是平等地位的双方,实则存在强弱之分。  

  “平台与商家虽然是平等主体,但实际上他们的地位有区别。”在北京电子商务法协会会长邱宝昌看来,作为平台规则的制定者、平台交易的组织者、平台运营的维护者,平台经营者与平台内的商家不一样:比如在违约的难易程度和对违约的救济程度方面,平台违约可以直接把商家踢出,而商家违约平台则可以直接扣留相关钱款。“这样看平台还是要强势于平台内的商家。”他说。